197章 日記本與有趣的事

瀟瀟羽下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聽說我是大惡魔最新章節!

    斯亞達微微頷首,正要說話,突然間,像是聽到了什么聲音,轉身看向身后。

    房間的門只是虛掩,留了一個縫隙。

    “怎么了?”卡彭特的視線也跟著斯亞達,看向門口。

    “感覺……像是有人……”斯亞達站起身。

    “外面有士兵把守,如果真有人……他們不會不出聲。”卡彭特提醒道。

    斯亞達搖頭,還是站起了身,推開了房門,走廊里除了他們帶來的騎士,并沒有其他人。

    “剛才有什么陌生人嗎?”斯亞達問向門口兩側的士兵。

    “報告大公,沒有其他人。”一名領隊的士兵,站得筆直。

    “我就說吧?沒有其他人。”坐在屋內的卡彭特回頭說道。

    斯亞達冷哼一聲,“你們幾個,走廊里有什么動靜,一定及時要告訴我。”

    “是!”

    斯亞達微點了下頭,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窗邊,又轉身返回了房間,隨后關上了門。

    “呼……”

    站在窗邊的安斯,在斯亞達關上門后,才稍微喘了口氣。

    真是的,這是什么鬼?都已經施展了隱身術,還能被發現?太奇怪了吧?

    安斯不相信,剛才那個國字臉的人是因為心血來潮,才走出房間。國字臉在離開時,眼睛所注視的方向,正是他所在的地方。

    這種鬼地方,怎么會有這種人?就像是……嗯,就像是安德莉亞當初在他隱身的情況下,發現他一樣。

    唯一的不同點是,安德莉亞帶給他的壓迫力更強!

    盡管安德莉亞的身體更糟糕。

    非要讓他說這種壓迫力的來源,安斯更傾向于精神上的壓力。

    沒錯,他認為安德莉亞的精神力更強,這是他作為法師最直接的感受。

    不過……

    安斯連忙搖頭。

    他來到這里,可不是為了與這幾個人較量,而是有更重要的事。

    安斯轉身,快步邁向同層的廚房。

    韋恩在廚房內,更多是一個閑差,這里基本沒有他可以插手的工作。

    在安斯進來之前,他正站在窗邊,居高臨下,看著匆匆離去的蒂希琳,思忖她此行是否兇險。

    這里是拜摩,周圍都是三位大公的人,如果安德莉亞與蒂希琳之間有了沖突,蒂希琳完全沒有逃走的機會。讓他感到疑惑的是,蒂希琳有仇視安德莉亞的理由,但安德莉亞卻沒有必殺蒂希琳的原因。

    除非,安德莉亞在外還有私生子。貴族有生活荒唐的傳聞,只是這個傳聞一直與安德莉亞無緣。

    那么,她要真殺死了蒂希琳,以后誰來接替她的爵位……還是說,蒂希琳所說的“威脅”只是她的一廂情愿?

    沿著這個思路繼續考慮,依然存在一個漏洞,即是安斯在夜探博澤悉宮的時候,確實被安德莉亞發現,“虛弱”的安德莉亞向安斯投擲了蠟臺和長劍——安德莉亞裝病的可能性很大,而她所針對的人只有蒂希琳。

    她沒必要這么做,但又確實這樣做了,而坊間也不存在她有“私生子”的傳聞,這便有了蹊蹺。

    韋恩一直沒想通,這種“不協調”來自何處。

    安斯邁出除非的第一時間,他便感受到了,視線也不由自主地隨著安斯的行動軌跡而移動,直至安斯走到他的身邊。

    10名廚師在忙,沒人會顧及到韋恩,韋恩也就有了可以低聲細語的空間。

    “發現什么?”

    “沒有,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東西。”安斯的聲音極低,低到與他近在咫尺的韋恩,也差點聽不清楚。

    韋恩瞄了一眼四周,見沒人注意到他,便翻身從窗戶跳下,雙手抓住了窗臺,稍微用力,便躍上樓上的窗戶,三兩下之后,便上了樓頂,安斯緊隨其后,也跟了上來。

    四處無人,韋恩也終于可以稍微放開一些聲音。

    “你所說的有趣的東西……是指什么?”韋恩問道。

    “是這個……”安斯解除隱身術后,從袖筒中取出了一本日記,“這是學者沃波爾的日記。”

    “沃波爾?”韋恩對這個名字沒什么印象,接過日記后,狐疑地看著安斯,“你該不會一直待在某個地方,忘記查找暗室了吧?”

    安斯嘴巴大張,差點合不上,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緊抱著韋恩的雙腿,“主人,您真是萬能的神,我所做的一切,都脫離不了你的掌控——雖然我確實耽誤了時間,但也不是沒有收獲……”

    “這本日記?”

    “沒錯。”

    安斯眉頭皺起,天色昏暗,想直接看日記,太過吃力。

    他只能使用細弱的光魔法,借著微弱的光芒,翻開了沃波爾的日記。

    這本日記是沃波爾根據自己的經歷所記錄的,他不僅生活在那個時代,更是參與者,因此,日記上的內容比史書更準確。

    “又是七國之戰?”

    “是。沃波爾從另一個角度,描述了七國之戰。”安斯連忙說道。

    隨著不斷向后翻頁,韋恩也逐漸了解到安斯所說的“另一角度”究竟是什么。

    馬澤法王與王子被逼死,始作俑者正是被三大公國譽為“公國英雄”的第一代大公。

    如果不是這本日記,有誰能想到,創造“神跡”,死而復生的倍斯特王,竟然是逼死馬澤法王的首兇。

    這也難怪,不是有人說過,“歷史是一個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哪怕是白紙黑字寫在紙張上,誰又敢保證紙張上寫的東西,便是真的?

    就像馬澤法王一樣,在王子死后,血脈中斷,現任的馬澤法王與當初沒有任何聯系,但有人知道這個事實嗎?

    只要三位大公認可,馬澤法王的血脈便沒有中斷,這才是可怕之處。

    奧倫斯坦大陸的所有人,都被三位大公蒙蔽了,但更可怕的是,平時不可一世地大公們,在拜摩城卻無比的規矩,無論是在城里,還是進了城堡,都沒有敢做任何越界的事。

    所以,被他們推選出的大公是誰?

    這也值得商榷。

    “確實有趣。”韋恩又翻了兩頁,察覺到沃波爾并沒有寫出“國王”的來歷,便合上了日記。

    “咳咳,主人,我說的‘有趣東西’,其實還在后面。”安斯補充道。

    “還在后面?”韋恩一愣,又再次翻到日記的最后幾頁,當畫在紙張上的兩個“齒輪”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時,他立刻感到了全身發麻,日記本差點從手中掉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股票的本质是赚谁的钱 江苏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怎么下载股票数据 黑龙江11选五5遗漏前二直 体彩开奖时间 韩国股票指数 福彩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pc蛋蛋真的 广东26选5开奖视频 056期七星彩预测 河北体彩11选五怎么玩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图 pc蛋蛋登陆不了 福彩陕西快乐10分 一分钟开奖是哪个彩票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