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你聽說過沙漠之花嗎

楊子之愛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厲先生的深情,照單全收最新章節!

    小個子回答:“昨晚死了那么多人,送出去也是浪費。”

    厲戰飛有點尷尬,覺得自己是從死人嘴里搶饅頭吃一般。

    小個子瞥他一眼,說:“快去扔垃圾。”

    厲戰飛點點頭,他走到后門時,看見那里原有的一袋垃圾不見了,可能是他下午睡覺的時候,小個子提出去扔掉的。

    他來到后山,先到了上午放饅頭的那棵樹下,想把幾個饅頭一起帶著去找遲小童。

    海邊的夜晚再怎么黑都不至于伸手不見五指,他到樹下就看見上面遮擋饅頭的樹椏被扔在了半邊,饅頭不見了,連他撕下來的內衣布都沒了蹤影。

    他四處尋找,但什么也沒有發現。

    一邊找,厲戰飛一邊分析,如果是什么動物,不會連布都吃掉。

    如果是黑暗圣手的殺手發現這些饅頭并拿走了,一定會報告給瑪麗.瓊,那這后山早就被殺手們搜了個底朝天,還會清查廚房,那他就算睡著了也會被驚醒。

    既然殺手們沒有動靜,就說明沒有人到后山來。

    那今天可能在這后山出現的只有三個人:小個子,遲小童和深秋蝴蝶。

    如果是小個子出來扔垃圾看見了,拿走或者扔掉,一定會告訴他。

    假如是遲小童過來了的話,她看見饅頭就應該想到是他送來的,也必定會躲在暗處等他,他一出現,她就會現身。

    現在他找了這么久,遲小童沒有出來,足以說明拿走饅頭的人不是她。

    其他人都排除了,就只剩下了深秋蝴蝶。

    按理說,深秋蝴蝶也不應該躲著他,因為他認識厲戰飛。

    之前深秋蝴蝶以老板的身份戴著面具和厲戰飛談合作的時候,他看不見深秋蝴蝶的臉,但深秋蝴蝶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厲戰飛明白,現在是晚上,光線不好,深秋蝴蝶看不清楚他的臉,就算躲在附近,也不敢現身。

    所以他必須發出聲音,讓深秋蝴蝶聽出他就是厲戰飛。

    他清了清嗓子,重重咳了幾聲:“咳!咳!咳!咳!”

    這聲音這么響亮,躲在附近的人一定能夠聽見。

    厲戰飛等了片刻,沒有一點動靜。

    看來,只咳嗽幾聲,深秋蝴蝶聽不出來他是誰,還是不會現身和他相見——長年臥底的人都特別謹慎。

    他尋思要不要直接喊一聲老板,又覺得太冒險了。

    這里雖然是后山,但廚房那邊還有一道門,萬一有人在那里監視,聽見他喊老板,可就徹底暴露了。

    要不,朗誦兩句詩?

    但他現在是廚房打雜的結巴,結巴吟詩很搞笑吧,被人聽見了一樣會暴露。

    再說也不知道結巴是什么文化水平,他會背詩嗎?

    種種辦法都否定了,厲戰飛不由愁壞了,怎么才能讓深秋蝴蝶相信他是自己人?

    “厲大哥!厲大哥!”他忽然聽見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他的背后喊。

    他循聲走過來,才看見樹腳下有一個小小的腦袋,認出是遲安寧。

    厲戰飛出來的時候腳步太輕,陷坑下聽不見,幸好他大聲咳嗽,遲安寧聽見了,才趕緊爬上來。

    厲戰飛又驚訝又疑惑,問:“安寧,你怎么在這里?”

    遲安寧說:“這里有一個很深的陷坑,小童和無名大哥都在下面。”

    “無名大哥是誰?”

    “我不知道他本來叫什么,但他知道你。”

    厲戰飛說:“是不是老板?”

    “可能是吧,他昏迷了。”

    遲安寧只是猜測無名大哥就是老板,但沒有得到無名大哥的親口證實,她不能妄加斷定。

    厲戰飛忙問:“他怎么會昏迷?是不是中槍了?”

    “嗯,中了兩槍,我給他敷了草藥,他現在還在昏睡中。”

    厲戰飛想著受了槍傷的深秋蝴蝶不能再受涼,立刻把自己身上的大衣和內衣全脫下來,取下白大褂穿在身上,把其他的扔進陷坑里。

    他把手里的食物遞給遲安寧說:“你在這里好好保護他們,我們的人很快就會來了。”

    “厲大哥,”遲安寧問:“你還要到哪里去?”

    厲戰飛說:“我必須不停騷擾他們,他們才不會到這里來搜索,你們才安全。”

    現在遲安寧姐妹和老板在一起,厲戰飛放心多了,但要保證他們不暴露,他就必須繼續冒充老板在宮殿里聲東擊西,以吸引殺手們的注意力。

    畢竟黑暗圣手的人以為只有一個老板把這里攪得天翻地覆,所以絕不能讓他們知道有這么多人。

    如果被人發現老板在這陷坑里,只要一陣亂槍掃射,他們三個都沒命了。

    遲安寧也明白這一點,說:“那厲大哥小心點!”

    “嗯。”

    他轉身走了。

    遲安寧滑下去,說:“厲大哥又給我們送了這么多吃的來。”

    “太好了。”遲小童說:“厲大哥這件大衣給無名大哥換上,姐姐和我兩個人穿一件大衣可以保暖。”

    “行。”

    她們合力幫深秋蝴蝶換上大衣。

    深秋蝴蝶一直在昏睡,可能他潛意識里覺得這個陷坑里很安全,又有遲安寧在身邊照顧他,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吧,因此他半昏迷半沉睡著。

    遲安寧看見厲戰飛的內衣已經撕掉了一塊,也就是白天包饅頭用了,她把剩下的撕成長條,用來包扎深秋蝴蝶的傷口,這樣他的傷會好得快一點。

    *

    厲戰飛回到廚房,小個子看見他身上只有白大褂,說:“我這沒有多余的衣服。”

    厲戰飛點頭:“一會兒我自己去找。”

    他所謂地找,就是殺一個人,把人家的衣服剝下來穿。

    小個子又說:“你不能穿著這件白衣服出去。”

    “我知道,”厲戰飛回答:“我不能暴露你。”

    小個子看了看掛在墻上的一面鐘,說:“現在還早,你要不要再睡一覺?”

    厲戰飛搖搖頭,下午他雖然沒有進入深度睡眠,但現在這樣的環境,就算睡也睡不著。

    “那你隨意。”

    厲戰飛走到灶前坐下,他身上只有一件單衣,坐在灶前比較暖和。

    他看見小個子拿著本子和筆在寫寫畫畫,問:“你在寫購貨單?”

    小個子嗯了一聲。兩個人很久沒有說話,厲戰飛有點想打瞌睡,昏昏沉沉中,他忽然聽見小個子問:“你聽說過沙漠之花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股票配资风险是什么 福建快三往期开奖结果 十二选五开奖结果辽 北京pk拾开奖 手机赚钱的网站 河北快3和值走势技巧 贵州11选5开奖号 贵阳抓鸡麻将 股票代码00000 天乐红中麻将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极速赛车走势图 怎么玩麻将及规则 网上游戏棋牌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解 上海麻将清混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