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撞見

李子謝謝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重生歡姐發財貓最新章節!

    鳳伯母又回到了醫院,帶來了工地上的一些消息。

    “老板讓我來問你,他手頭上有幾萬塊錢,是留著給咱們手上的這些工人發工資呢,還是留著給你當醫藥費?”

    鳳伯母的話激怒了林協和。

    “老板這話是什么意思,工人的工資和我的醫藥費不是他都應該給的嗎?”

    “可是老板說他沒錢了,他沒有想到你會出事。”

    “這說的叫什么話?工地上難道出事的只有我一個人?”

    老板到底是沒錢還是故意賴賬,林協和最清楚,那就是為富不仁的家伙。

    林協和喊來趙歡歡,說道:“伯父同意你的建議了。”

    此前,趙歡歡建議林協和舉報老板私埋受傷工人一事,林協和一直下不了決心。

    不出一個小時,當地的警方就來到了病房。

    又不出一個小時,老板在工地上被警察帶走了。

    同一天,林協和和鳳伯母和子女都從老家趕來了醫院。

    趙歡歡、趙郭山趕在過年前回到了鎮子。

    焦雪和平城卻留在山城的那家醫院繼續看胃病。

    平城原本想同回,趙歡歡給他留了錢,讓他把病根看斷根了再回。

    趙歡歡和趙郭山是坐飛機回家的。

    輾轉到了鎮子,趙郭山囑咐趙歡歡:“別讓你媽知道咱們坐飛機的事,否則她會罵死我們兩個的。”

    趙歡歡在心里冷嗤:呵,你個怕老婆的,這么怕老婆,怎么還會搞外~遇?

    “她從今往后都不敢罵我了。”趙歡歡說道。

    看著女兒淡定的面孔,趙郭山當然不肯相信。

    趙歡歡問道:“你打算回自己家,還是回我家?”

    “這是什么意思?”趙郭山不解。

    趙歡歡笑笑說道:“你不在家的這半年來發生了太多事,你先回家,讓媽和你好好說說吧。”

    趙歡歡說著便回了自己家。

    家里,兩個爺爺和弟弟妹妹見到趙歡歡回來,高興勁就別提了。

    趙歡歡從山城帶回來許多禮物,備幾份讓趙飛燕和趙大川去各自的老師家里送禮。

    趙飛燕面皮薄不愿意,趙大川則是不屑。

    人生在世,哪有不需要去做這些蠅營狗茍事情的?只是弟弟妹妹還小,又不像她,已經活了一輩子,對人世間的規則已經看透,并且愿意妥協。

    趙歡歡讓趙大海和郭守敬各領著一個,去各自的老師家里送禮去了。

    自己則去了鄧理恩家里。

    送完禮,和鄧理恩的老媽和妻女閑話家常了一會兒,鄧理恩便送她出來。

    “陳虎和陳個球的官司你還不知道吧?”鄧理恩說道。

    離開這么久趙歡歡當然不知道。

    “陳虎家賠給陳個球六萬塊錢,陳個球就不告他了。”

    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六萬塊,這可是好大一筆錢。

    “陳虎犯的是刑事案吧,就算陳個球不追究,難道公安機關還能不公訴他?”

    “陳個球翻供,說自己的手指不是陳虎砍斷的,而且縣里公安局有人干涉這件事,陳虎家里可能找了關系,所以這件事也只能到此為止。”

    趙歡歡看著鄧理恩,這個派出所所長又窩囊又委屈。

    “說起來,他們是一家人,沒必要弄到自己堂弟蹲大牢。”趙歡歡說道。

    鄧理恩卻表現出擔心:“陳家和你們家有過節,這個陳虎是個混混,他不用蹲大牢了,還可以在外面晃,你可要小心啊!萬一找你麻煩。”

    鄧理恩是個好人,既然認了干妹妹,就要把趙歡歡當作親妹一樣關心著。

    “大哥不用太擔心,鎮上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義妹,不看僧面看佛面,料他也不敢亂來。”

    話是這樣說,鄧理恩還是讓趙歡歡小心為上。

    趙郭山回到家里,聽焦三鳳講了家里這大半年來發生的事后,驚詫不已。

    關于把趙歡歡賣給筱家的事,焦三鳳當然沒有提。

    如果趙歡歡主動跟趙郭山提起來,她再想辦法解釋好了。

    “孩子能出息,總歸是好的。”

    對于女兒突然有的通天的本事,趙郭山最后說道。

    他想去趙歡歡家里看看,趙歡歡卻領著弟弟妹妹和兩個爺爺過來了。

    “爸,我們來給你們拜年,你這次打工回來,也帶了錢回來,所以我就不給你們拿錢了,所以拿了些零食給小水就好。”

    趙小水卻橫了趙歡歡一眼:“誰要吃你的東西,我嫌臟!”

    趙小水還糾結著趙歡歡和李明的關系。

    他唾了趙歡歡一口唾沫,就跑出去了。

    焦三鳳忙來跟趙歡歡賠罪:“你弟弟小,他不懂事,你別和他計較。”

    趙歡歡反倒感到欣慰,她一直以為這個弟弟心術不正,這樣看來還算有點血性,倒是自己誤會他了。

    趙歡歡想找趙小水好好聯絡一下姐弟感情,順著趙小水跑走的方向,到了后門山,卻不見趙小水的身影,倒是撞見了謝曉雪和陳虎在后山約會。

    趙歡歡躲進一片柚子林,聽約會的兩人在說些什么。

    “你明年不要出去賺錢了吧,我不喜歡我的女人出去賺錢。”陳虎的聲音。

    “你去和我爸我媽說,不過我想他們不會答應的。”

    謝曉雪這半年賺了兩萬塊給家里,這讓原本想要讓她讀書的謝大嬸都打消了這個念頭,慶幸自己送謝曉雪去廣東賺錢是明智之舉。

    “你出去賺錢也行,”陳虎竟然是個沒有骨氣的,一聽要找對方父母就慫了,“反正你現在還沒有二十周歲,我們兩個也辦不了婚禮,那我就再等你幾年,只是有件事你得答應我。”

    “什么事?”謝曉雪問。

    “你出去賺錢可以,但是不能讓別的男人碰你。”陳虎說著已經握住謝曉雪的腰。

    “我沒有,本來就沒有。”謝曉雪撒嬌起來。

    這還是那個學霸謝曉雪嗎?

    社會是個大染缸,謝曉雪去的那種地方更是染缸中的染缸,已經讓十六歲的謝曉雪有了成年女人的媚態。

    “真的嗎?”陳虎雖然是疑問的口氣,卻是篤定地不信任。

    他是混子,平常沒少出現在縣城里的這種場所,那些外地來的女人打著按~摩的名義干些什么勾當,他最清楚不過了。

    “真的。”謝曉雪繼續睜眼說瞎話。

    “那我要驗證一下。”

    陳虎的聲音傳進柚子林,讓趙歡歡感到一陣惡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万讯自控股票 股票行情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互联网金融与普惠金融的联系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商协议 股票融资平台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不会打麻将怎么学 广东36选7 上证指数20年曲线图 鼎天配资 股宝网配资 qq四人麻将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