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消息(一更)

蕭舒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超腦太監最新章節!

    一刻鐘過去,沒有動靜。

    兩刻鐘過去,仍沒動靜。

    半個時辰,一個時辰,兩個時辰,直到三個時辰過去,還是沒動靜。

    李澄空睜開眼睛。

    “李長老,”楊秋暉搖頭道:“怕是教主閉關,無暇分心吶。”

    李澄空百會穴沖出一道碧光,粗如拇指,直貫云霄。

    好像一根碧玉棒直直捅進天穹,要把天空捅破一個窟窿。

    靈秀青年渾身一震。

    他感覺到了一股凌云氣勢,一股豪情自胸中涌動,恨不得仰天長嘯。

    李澄空抬頭看看天空,失望的搖搖頭。

    “只有這一種方式?”李澄空道。

    楊秋暉點點頭。

    李澄空道:“總應該有一種預案,萬一教主遇險,如何跟四大法王求援?”

    楊秋暉傲然微笑:“歷代以來,還沒有教主向四大法王求援的例子。”

    李澄空皺眉。

    不管多強的武功,總有沉沙折戟的時候,都需要留一條后路吧?

    只準法王跟教主求援,不準教主跟法王求援?

    其實這種光訊還不如自己的青蓮管用,通過青蓮感應另一朵青蓮,能感應得更遙遠更清晰。

    “怎樣進妙境?”李澄空道:“我想進妙境看看教主在不在里面。”

    “怎么可能!”楊秋暉忙擺手失笑。

    李澄空道:“我不可能進去,還是教主不可能進去?”

    “沒神印,”楊秋暉搖頭:“進妙境就真死啦,妙境會殺死你。”

    李澄空緩緩點頭。

    他當初有這預感,不出乎意料。

    楊秋暉道:“教主也不可能進妙境呀,誰能殺得了教主?況且教主有神印在,進了妙境也能出來。”

    李澄空皺眉沉思。

    當世能殺得掉紀夢煙的,恐怕也只有天子劍,與紀夢煙有仇的也只有大月皇帝獨孤乾。

    自己的人一直監視著天子劍,獨孤乾并沒離開神京,沒主動進擊對付紀夢煙。

    李澄空問:“教主如果被殺,進了妙境,有青蓮神印,能不能自己出來?”

    “嗯……,能!只要不被滅了魂魄,青蓮神印猶在,教主自己就能復活。”

    “不對。”李澄空搖頭。

    這跟自己沒什么區別。

    一旦練成青蓮駐世經則身化青蓮,成為青蓮之體,只要魂魄不滅,青蓮猶在,身體則不滅。

    毀了很快就能恢復,根本不必進妙境復活。

    所以說,除非她自己憑青蓮神印進去,否則,不可能在妙境里呆著的。

    “有神印在,滅了魂魄也沒法復活?”李澄空皺眉道。

    “嗯,不管妙境多玄妙,都沒辦法無中生有的,魂魄便是根源。”

    “那青蓮神印……”李澄空搖頭。

    有青蓮神印,身體被毀,魂魄猶在則能復活,而沒有青蓮神印,身體被毀,魂魄猶在的話,也是一樣能復活。

    所謂不死,不是因為神印,而是因為青蓮駐世經。

    他一揮手道:“算了,還是再等等吧。”

    妙境里不可能有她,看來真在潛練一門神功,隔絕了所有感應。

    她這般大宗師,如果真與人廝殺,絕對是驚天動地,自己一定能收到消息。

    而至今沒消息,那就是沒什么大戰。

    現在只能耐心等待了。

    “師父!”忽然一聲輕喚聲。

    楊秋暉飄身上樹,來到百米外一棵樹梢上的秀美少女跟前:“紅袖,什么事?”

    靈秀青年也跟過來,笑道:“紅袖師妹。”

    秀美少女抿嘴輕笑,眼波盈盈,露出一抹羞意:“徐師兄。”

    “咳咳!”楊秋暉輕咳兩聲。

    秀美少女李紅袖的臉頰飛起紅云:“師父,我收到一條消息。”

    靈秀青年徐清泉看得發呆,目眩神迷。

    “嗯——?”

    李紅袖裝作沒看到徐清泉,臉頰的紅暈卻在擴大:“有人看到了教主。”

    “嗯——?”

    “有消息說,教主在玉京城出現,好像身受重傷。”

    “玉京?”楊秋暉臉色微變:“教主去玉京干什么?!”

    在青蓮圣教的人看來,玉京是比神京更危險的地方,很多宗門及大家族的根基都在玉京,一些致仕及隱退之人皆在玉京,所以錯綜復雜。

    李紅袖輕輕搖頭:“但也并不確定,只是看著很像教主,獨自在一座酒樓里喝酒,蒼白虛弱,應該是受了重傷。”

    楊秋暉沉聲道:“查!派人過去查,一定要找到教主!……對了,不要鬧出動靜!”

    “……是。”李紅袖覺得為難。

    既要急著查,又不能出動靜,這太難了!

    楊秋暉皺眉沉思:“教主難道真廢了武功?所以感應不到我們的招喚?”

    他沉聲道:“如果真是失了武功,那我們得盡快趕過去,保護教主!”

    李澄空沉吟一下:“我來找吧。”

    ——

    袁紫煙與徐智藝正在神京城內游玩,兩人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亂逛。

    袁紫煙一襲紫衫,徐智藝一襲綠羅衫,兩人沒戴帷帽,露出真面目,惹得周圍人們紛紛投過來目光,被她們的美貌所吸引。

    神京大街上的美女多矣,彩衣飄飄,香風陣陣。

    可兩女獨拔超群,艷壓群芳,讓她們黯淡失色,恨不得遠離,離得越遠越好。

    兩人停在首飾鋪子里,讓掌柜拿出一支支金釵玉簪,一個一個的比試。

    “這個步搖好。”袁紫煙道。

    徐智藝輕輕搖頭,金步搖跟著晃動,閃爍著明黃光華:“不妥,影響動手。”

    袁紫煙嬌笑:“徐姐姐你想得太遠,真影響到動手,到時候摘下來便是。”

    “就怕來不及摘。”

    “不用這么如履薄冰的,誰能把我們逼到那一步?”袁紫煙嬌笑更甚。

    這徐姐姐修為是大宗師了,心境還停留在宗師的階段,還那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大宗師可沒那么容易動手,更何況,大宗師動手往往不像宗師那般你來我往,往往三招之內就分結果。

    徐智藝搖頭:“不能不防,還是這玉簪吧,干凈利落。”

    她從如云如霧鬢發里摘出金步搖,插上一支潤光盈盈的碧玉簪,滿意的點點頭。

    “好吧,那我要這個。”袁紫煙笑著拿起金步搖。

    “老爺那邊……?”徐智藝道。

    依照她的觀察,如果李澄空看到袁紫煙首飾這么花里胡哨,一定會挑刺兒。

    “哼,不管他!”袁紫煙傲然一哼:“……他說了再摘下來不遲,能多戴一會兒就多戴一會兒!”

    徐智藝抿嘴笑。

    袁紫煙哼道:“我也是大宗師,豈能受他那氣,不聽他的又怎么啦!”

    徐智藝輕笑出聲。

    袁紫煙嗔道:“徐姐姐,我說真的,我也是堂堂大宗師,卻被他指使來指揮去,成什么樣子嘛,我也有尊嚴的!”

    徐智藝笑著點頭。

    袁紫煙正要再說幾句揚眉吐氣的話,玉臉卻微變,對徐智藝道:“徐姐姐,我不能陪你啦,我要去一趟玉京。”

    “嗯——?”

    “老爺剛剛吩咐下來的。”袁紫煙苦著臉擺擺手:“那我走啦。”

    她從懷里掏出一塊銀錠拋到柜臺上,轉身出了首飾鋪子,鉆進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消失不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31选7官方网站 上证指数股市行程 彩票5分赛车怎么玩法 网上炒什么 26选5的开奖规则 富配资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 上海麻将下载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i 未来云南昭通麻将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一定牛 体彩大透乐中奖结果 江苏快三一定 广东*快乐十分 黑龙江22选5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