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神王之怒(下)

巔峰的神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最狂棄少最新章節!

    成王敗寇。

    華國人常常用這個詞形容成與敗的不同。

    可對于在場的吸血鬼狼人而言,絕非敗者為寇那么簡單,十有八九會被滅族,斬盡殺絕。

    誰不害怕,誰不后悔?

    七位血伯爵不由自主哆嗦。

    狼王猛地咬牙,奮起余力御空,想逃,結果四肢爆碎,血肉飛濺,重重摔在貨輪甲板上,哀嚎著。

    吸血鬼、狼人愈發恐懼。

    “尊主!”

    活著的人叩拜高高在上的蘇昊。

    “我離開這么多年,辛苦你們了。”蘇昊說話間揮手,叩拜他的人被無形之力托起,同時傷勢痊愈修為恢復。

    楚天、李雙紅感覺修為瞬間精進許多。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受益。

    從廝殺開始到結束,不到十分鐘,他們感覺像坐過山車,忽上忽下,生死乃至命運幾經轉變。

    還好他們是修行者,心性遠強于普通人,如果普通人被這么折騰,多半承受不起,得崩潰。

    狼人、吸血鬼噤若寒蟬,沒膽子求蘇昊饒恕,他們很清楚,求饒沒用,等候發落,別無選擇。

    梅森、羅杰斯等七位伯爵面如死灰。

    蘇昊瞧七位伯爵,冷漠道:“二十年前看在老方的面子上,我給過你們血族一次機會,然而你們不好好珍惜。”

    七位血伯爵無言以對,明知必死,卻不敢妄動。

    蘇昊眸光微凝,凝聚出無數縷精神力,飛向四面八方。

    吸血鬼、狼人乃至人類修行者不清楚蘇昊要做什么,默默等待,不到一分鐘,天空中出現密密麻麻的小黑點。

    在場的吸血鬼、狼人、人類,仰臉瞧小黑點。

    “人頭……”

    鄧鴻失聲呢喃。

    急速落下的小黑點迅速變大,的確是數不清的人頭,確切說,是吸血鬼的頭顱。

    吸血鬼狼人也好,人類也罷,都瞠目結舌。

    數以萬計頭顱砸在貨輪周邊的海面上,激起一朵朵水花。

    這便是蘇昊對血族的懲罰。

    貨輪周邊兩公里內的海面上,漂浮起一層頭顱。

    血族十三氏族,總共不到五萬后裔,而漂浮在海面上頭顱數量超過四萬,這意味著血族幾近滅族。

    “要不是海倫和西奧多意志堅定,這世上就再無血族。”蘇昊言外之意,十三氏族僅存阿薩邁特萬卡維兩族。

    吸血鬼、狼人毛骨悚然。

    在場的人類修行者同樣遍體生寒,終于體會到什么是帝王一怒伏尸百萬血流千里。

    嗜殺,冷血。

    蘇昊不在意背負這樣的惡名,古往今來,哪個梟雄不殺人,哪個英武帝王沒踩著累累尸骨?

    他們照樣名留青史。

    后人照樣為他們歌功頌德。

    眾人不知所措時,第二撥頭顱落下,全是狼人的頭顱。

    “剩下這些,交給你們處理。”

    蘇昊把船上的狼人吸血鬼留給自己人處置。

    “殺!”

    楚天厲喝。

    天道會的人、濟世會的人、龍門的人狠下心出手,至高無上的尊主下死手,他們豈能心慈手軟。

    狼人、吸血鬼閉目待死,無一反抗。

    一邊倒的殺戮沒持續多久,兩艘貨輪上的吸血鬼狼人死絕。

    “通知張俊,就說尊主回來了。”

    鄧鴻吩咐周江霖。

    仍站在貨輪駕駛艙之上的蘇昊道:“暫時不要讓其他人知道我回來。”

    鄧鴻、周江霖趕忙面對高高在上的蘇昊,點頭稱是。

    恐怕接下來還會有無數人頭落地,這一刻,默默瞧著蘇昊的人,都這么想。

    三百公里外。

    一架中型運輸機在低空盤旋,尾部艙門開啟,姜自在抱著蘇旭遺體飛入機艙,這架飛機是龍門事先安排好的。

    機艙內,負責接應的張俊即使知道蘇旭已死,在瞧清楚姜自在抱著的遺體后,仍極度痛苦。

    “你送少主回國。”

    姜自在把遺體交給張俊,轉身要走。

    張俊顧不上悲傷,忙道:“姜老,您走了,萬一血族或狼人強者攔截飛機,我怕保不住少主遺體。”

    姜自在無語,糾結片刻,悲嘆一聲。

    運輸機尾部艙門關閉,快速升空遠離這片海域,經過十個小時飛行,順利回到華國,降落在京郊軍用機場。

    張俊幾名心腹開來兩輛車,一輛是冷凍車專門裝蘇旭的遺體,姜自在、張俊坐進另一輛越野車里。

    “你準備把少主的遺體運到哪?”

    姜自在問張俊。

    張俊道:“先運到殯儀館,然后我向主母說明情況。”

    “我怕主母……”

    姜自在擔心沈月華受不了孫子離世的打擊。

    張俊清楚主母的遭遇,可少主離世這事瞞不住。

    兩輛車進入城區后分開,冷凍車去殯儀館,姜自在跟著冷凍車,保護蘇旭的遺體。

    張俊去蘇園。

    蘇園后花園,沈月華親自修剪花枝,莉莎、莉婭在一旁幫忙,顯然不知道龍門最近幾天發生了什么。

    “莉莎,鄧老先前說沒說,小旭去歐陸執行任務多久能回來?”沈月華隨口問莉莎。

    莉莎道:“鄧老沒說,要么我現在打電話問問?”

    “陪我剪完這些花枝。”

    沈月華笑著瞥一眼莉莎。

    “好。”

    莉莎點頭。

    一名女傭快步走入后花園,找到沈月華,道:“張將軍來了,想見您。”

    “把他帶過來吧。”

    沈月華沒把張俊當外人,如果外人求見,得在前院正廳里候著。

    沒多久,張俊快步走來。

    “今天怎么穿便裝?”

    沈月華蹙眉瞅張俊,自從軍方收編龍門,授予張俊軍銜,二十年來,張俊幾乎日日穿著軍裝。

    “今天情況特殊……主母……”

    張俊欲言又止。

    沈月華察覺張俊情緒異常,下意識道:“怎么了?”

    “少主他……他……”

    張俊低頭,內心悲痛盡顯無遺。

    “小旭出事兒了?”

    沈月華臉色陡變,盯著張俊。

    張俊點頭,強忍淚水,道:“少主走了。”

    “走了?”

    沈月華呆呆凝視張俊。

    張俊再次點頭,落淚。

    沈月華已然明白張俊所說的走了是什么意思,暈過去。

    莉婭、莉莎慌忙攙扶住沈月華。

    莉莎掐沈月華人中。

    沈月華醒過來,幾十年來,她先后失去丈夫、兒子、孫子,此時再也堅強不下去,淚流滿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炒股六句口诀∨信yubinjg操盘手 六肖期期中免费公开 秒速赛车彩票技巧分享 股票配资平台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 加拿大快乐8直播网站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计算机夏天3d开机号 场外配资安全么 天津时时彩查询彩 海南4+1开奖数据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相关推荐: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走势图 票在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