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制度、失意

九悟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明帝國的崛起最新章節!

    翰林院掌院學士吳寬告病。他身上“列席御前會議”的位置就被許多人惦記著。

    如今大明朝堂的“界限”非常分明。“重臣”是那些官員一目了然。這就不像以前比較模糊。

    舉個例子,譬如以前若朝廷發生大事,弘治皇帝需要在武英殿議事。那些夠資格的大臣基本都會去武英殿。

    這個“夠資格”通常就是指的有廷議資格的大臣,在加上武臣中超品的勛貴。

    而人一多,其實就沒法區分朝臣中誰的地位比較重要。很多時候就看要“風評”、“人心”。

    大明朝的重臣們,其地位有很大一部分要靠“名聲”、“黨羽”來實現。

    而不是靠制度!

    這是有非常大的弊端的。做事情哪能不得罪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最終結果就是大明不好!

    另外一個弊端是:導致重臣們對下權威不足,對同僚傾軋加劇。

    權威不足,表現在大明朝的刺頭很多。特別是御史群體,隨時都敢“咬人”。

    傾軋加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嘉靖皇帝開啟的內閣爭斗。想要當首輔?很簡單,干死排在你前面的那個人就行!

    而萬歷皇帝為壓制“權相”的出現,放任御史攻擊宰輔、閣臣。最終形成明末時操蛋的格局,居然靠清議(輿論)來定國策、官職。東林黨遂興。

    所以,大臣們權力、任期,都不能模糊,反而應該是明確起來。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集體如何來領導這個國家?

    皇帝要保住皇權,壓制相權,兩宋時期和萬歷皇帝那種靠“御史”來罵宰相的路子明顯是錯的。當代的治理制度才是應該借鑒的。

    張昭這個“御前會議”搞出來,那就是明明白白的圈定“重臣”的范圍。沒有參加會議的資格,那就沒有參與朝政決策的資格。而不像之前,誰都可以嗶嗶。

    事不謀于眾,這是老祖宗們早就總結出來的智慧。

    經過這一年多的運行,御前會議已經算是漸漸的深入人心。畢竟與會者都是閣臣、九卿,列席者是都是翰苑清流、儲相。

    列席會議者雖然沒有發言權,但是可以近觀整個朝堂決議的過程,對日后的仕途影響可想而知。最起碼是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官場風向。

    最終在此次會議中決定的人選是左副都御史劉宇。

    …

    會議結束,十幾名文武大臣們三三兩兩的從養心殿中出來。經由乾清宮前的大道往東直行,然后再南下,過清寧宮、文淵閣,從金水橋跨過金水河。

    至此處,閣臣們回內閣,大部分大臣是東出東華門。而左都御史戴珊、大理寺卿宋隆、刑部尚書閔珪三人則要橫穿奉天門前的廣場,從西華門出紫禁城。

    三法司的衙門不在午門前。而是在宣武門里大街處。

    三人邊走邊聊。

    戴珊是弘治末年的能臣,跟著劉大夏一起很是辦了一些實事。嘆道:“元輔還是從晦庵公(劉健)的角度做了考慮啊。”

    刑部尚書閔珪也是能臣,道:“非只如此。此例將打破翰林學士們對列席會議資格的壟斷。”

    其實要說翰林院的學士們列席會議的權力被打破還得說成國公朱輔、樞密主薄林文寧。但這是武臣,不在他們議論之列。

    戴珊道:“以后這樣的議事形勢恐怕會多起來。”弘治皇帝身體不適,委托首輔李東陽來主持召開御前會議只怕將是常態。而這也將深刻的改變大明朝啊!

    歷史的改變,總在不經意的細節中。戴珊等人深處其中,恰恰認識到。

    …

    …

    御前議事會議定下來章程,大明中樞的衙門們開始運作起來。戶部存在大明皇家銀行帳上的銀元往樞密院的賬戶上劃撥。

    國泰商行、幽州商行隨即開始大批的采購,下訂單,籌備各種物資。京師的百姓隨即感受到戰爭即將到來的氛圍。

    樞密院的任命下發,城北的十二團營開始為出征的名額爭吵的不可開交。這是英國公張懋要協調的事情。而李逍遙的九團,早就作好出征的準備。

    在大明京師緊張備戰的情況下,城東鴻臚寺下屬位于城東的“客館”中,也就是使館,這座占地寬闊的“客館”中居住著各國來的使臣。

    三月二十四日,朝鮮王國的使臣金善洪頹然的在屋中飲酒。下屬們均是不敢勸。

    金善洪剛從禮部尚書張升處打聽到明廷最新的決策:政治解決朝鮮王國,最終目的是東瀛的銀礦。東瀛正在戰亂中,沒有使臣在京師中。只有他們獨自承受這個消息。

    張昭當著他的面提出的三大條件被明廷予以認可。他這些天在京師中的奔走、呼吁全部是白費。

    “呼…”金善洪吐著酒氣,看著庭院里的榕樹,搖搖晃晃的撐著腦袋,“這叫我回去怎么向國君、百姓交代?”

    想起那日去新秦伯府上見張昭的一幕幕,金善洪現在依然覺得悚然。

    張昭此人非常可怕!

    不僅僅是他的想法,更因為此人的行動力,影響力。明廷的決策明顯被他影響。根據京師里他們這些使臣中流傳的小道消息:大明對外的國策掌握在張昭手中。

    他之前對此并不相信,而此時他卻是深有體會。

    “張昭不除,我國難安。”

    朝鮮王國奉大明為宗主國不假。但其國內的豪族、利益集團也有自己的訴求。最基本的一條:國祚不能斷。

    一名正好進來給金善洪添酒的下屬聽到,手里的酒壺“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

    …

    張昭沒管十二團營到底是出哪個營,但人員選完之后他還是要見一見出征的將領們。

    因樞密院的辦公大樓還沒有修建好,見面是在后軍都督府中。

    李逍遙、軍法官趙文鴻,監軍田興,團營的都督們周豫、張安等人依次而坐。

    張昭道:“你們此去大同,目標有兩個。第一,駐守大同鎮。第二,伺機反攻歸化城。作戰要點,職方司會發一份建議下來。我就不多講。我重點講一講軍紀…

    我在此祝愿諸位得勝歸來。”

    見過諸將之后,張昭留李逍遙到他的公房中叮囑,就讓他忙去。明日就是出兵之日。

    第二天,張昭和英國公張懋等人送走出征的將士,剛回到家中,就有小道士上門來,“張伯爺,我師父讓我來請示長生觀修建上的事宜。”其實就是沒錢了。

    張昭和小道士談了幾句,道:“現在不好說。這樣吧,我明天去香山看看進度再定奪。”

    他是監工。但最近在忙軍務,沒有時間管。這會叫他當場決定批不批銀子,他哪里知道?得去問問專業的賬房才知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广西快乐10分今日开奖走势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快彩乐 鑫配资 排列3按位振幅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 3d近30期开机试 优掌柜配资 北京pk10五分钟计划 中国的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样呀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推 黑龙江快乐10分新政策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牛360配资 北京pk105码5期全天不挂公式 蚂蚁配资 sg飞艇是官网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