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意圖實現

九悟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明帝國的崛起最新章節!

    軍情急如火。三月二十一日的上午便由李東陽召集御前會議成員在養心殿中召開會議。

    就張昭個人而言,他對軍事行動要通報給“御前會議”并無抵觸感。這其實是世界發展的潮流。

    同時,可以消弭文臣們對樞密院獨掌軍權的不滿。

    因而張昭專門讓掌機要文字的官員們寫了一份軍事行動報告,印刷出來分發給重臣們。他和李首輔溝通過此事,李首輔對此很贊成。

    雖然弘治皇帝已經確定過他們的“方略”,具體來講就是張昭的方略,再拿出來給重臣們“審議”一下并無多大的問題。

    在李東陽的住持下,軍事作戰方略很快就通過,包括撥款一百萬銀元。

    戶部尚書侶鐘自打那日和張昭私下里談過后,不再鬧辭職,而是力主推動稅務司。對這額外多出來的戰爭經費,他大致心里有數,給予支持。

    但是,很多大臣對張昭要求用“衛指揮”李逍遙節制諸軍不滿。

    劉大夏道:“諸督撫于邊關多年,說他們不懂軍務說不過去吧?本官以為可用三邊總督秦纮節制諸將。”

    左都御史戴珊道:“大軍征戰涉及方方面面,李逍遙固然是名將種子。但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以秦纮任總督,正好可以協調諸鎮的關系。”

    吏部尚書馬文升方才討論時一言不發,這時看張昭一眼,道:“秦纮可以勝任。”

    秦總督是文臣之中帶兵出眾的人,他曾在南方平定叛亂。現在大明的南邊是王軾接他的班。

    其能力、威望都是足夠的。不得不說劉大夏還是很有水平,推出一個非常合適的總督人選。

    張昭正拿著“鉛筆”在稿紙上寫寫畫畫,并不應付諸多重臣的質疑。

    英國公張懋輕輕的咳嗽一聲,吸引堂中眾人的注意,說道:“諸位,秦纮的資歷、能力協調此事軍事行動沒有問題。但本公有一個疑問。

    當初設樞密院時就明確下來,以此衙門來統率軍事。而且,這份報告上張昭也明確的寫明提議由李逍遙來節制諸將的緣由:

    為恢復太祖、太宗時期軍隊的戰斗力,保證軍隊的純粹性,試行武將單獨領兵。

    秦纮若是愿意來樞密院擔任僉事,轉武階,本公歡迎之至。問題是他愿意嗎?”

    謝遷,禮部尚書張升等人一臉的膩歪。所有人都知道兩榜進士們是絕對不會轉武職的。

    最出名的例子就是威寧伯王越,他即便封爵,身上還要掛著都察院左都御史的官職死活不交出去。而每次朝會都站在文臣的班列中。

    所以,秦纮絕對不愿意改武職的。問都不用問。

    劉大夏敲敲桌子,不滿的道:“英國公此話是何意?難道非得要用武臣領兵嗎?”

    一句話直指英國公話里的漏洞。怎么,非得要用樞密院武臣領兵?

    英國公張懋時年六十多歲,白胖胖的老者,執掌兵權幾十年的他自然不可能給劉大夏嚇著,眼皮子撩一下,道:“兵權乃是人主權柄,劉兵部是什么意思?”

    劉大夏氣得花白的胡子都要吹起來,一句話卡在喉嚨里半天說不出話來。

    還是李東陽“同意”張昭建議的那個原因。只要大將給力,真以為皇帝不想收回兵權嗎?

    在土木堡之變后大明武勛集團的傳承就算斷掉。再無一個名將出現。徐達、常遇春那種級別想都不想,藍玉這種級別是奢望,如張輔這種級別也不再出現。

    所以,兵權逐漸的被文臣所壟斷。但張昭橫空出世,無一敗績,并逐步的借改革衛所,建立起制度、集團,文臣們還要強壓那基本不可能。

    而窗戶紙就在英國公這一問中被捅破。

    李東陽環視一圈道:“如無異議便定下來。接下來討論朝鮮王國之事。大明當前的財政困境諸位都是知道的,稅務司能收多少稅上來還是未知數。而根據國泰商行的勘探,東瀛島上有眾多白銀礦。欲取東瀛,必先去朝鮮半島。”

    劉大夏一口氣憋著,沒理會這茬。

    左都御史戴珊道:“元輔,太祖皇帝欽定之語不必再提,關鍵是朝鮮并無過錯,如何將之兼并?這叫周邊國家如何看待大明?”

    坐在橢圓形會議桌中段的禮部尚書張升嘿嘿一笑,道:“戴大人,你是不知道某人已經在朝鮮王國的使臣面前列出駐軍、通商、割地三大條件。鴻臚寺那邊的使臣只怕是早就傳遍。”

    張升把眾人的胃口掉起來,然后說一遍,鄙視道:“禮一失則為夷狄,再失則為禽獸。”

    會議室里頓時響起一陣輕微的哄笑聲。文人嘛,罵人比較隱晦。

    張昭不為所動,將手里的鉛筆擱下,道:“張尚書的道理都對。只是本官要問一句,朝鮮王國殺戮遼東邊民時,你在何處?

    張尚書對朝鮮王國講仁義道德,對大明百姓流離失所、白骨暴于野為何卻無動于衷?你做的是那國的官?

    另外,報紙上報道去歲以來天下皆災,今春以來山東沿線又是大旱,眼見著百姓要遭難,急需朝廷撥銀賑濟。張升,你眼睛是瞎了嗎?我是禽獸,你是禽獸不如。”

    第一次列席會議的林文寧目睹張昭的犀利,心里叫好。痛快!

    張升暴怒,手指著張昭,“你…”他斗嘴一向比不過張昭。

    養心殿暖閣布置的會議室中頓時安靜下來。張昭的話確實占著道理。

    朝廷財政非常吃緊。這又要支付100萬銀元對付韃靼人,如何賑災呢?

    現明知道東瀛有銀子不去拿?

    而朝鮮王國明擺著是肥羊,用通商的手段去“撈錢”,總比直接要朝鮮王國賠款好看吧?

    張昭說的是如幽州商行、國泰商行等國有企業。難道戶部就不能組織一個商行去傾銷貨物嗎?

    三輔焦芳打圓場道:“兩位不必爭吵。朝鮮王國歷來恭順,其使臣在京中造勢連我都有耳聞。軍事手段不能用,這些政治手段我看是可以用的。另外,朝鮮王國的百姓服王化久矣,完全可以并入大明。”

    這話說的就很有點無恥。焦閣老的人品歷來就不怎么好。

    但會議室的重臣們紛紛出口贊同。廢話,不贊同難道能變出銀子來賑災嗎?

    李東陽點點頭,“那便如此吧。下一個議題,吳學士告病,列席御前會議的名額空出一個,諸位以為誰合適?”

    張昭低頭寫寫畫畫,心中想著回家里去小酌一杯。文臣的事情,他就不攙和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贵阳麻将规则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开奖时间 河南22选5好运3多少钱 东方6 1开奖结果查询 喜乐彩开奖结果 十分快三大小怎么玩 腾讯大众麻将单机版 友乐河南麻将下载 中国十大证券公司排名 闲来麻将赚钱 天津快乐10分近50期 3d开机号试机号列 今天的股市行情及走 天易棋牌? 福建快3开现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