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四章 峰主

想見江南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這個修士很危險最新章節!

    就在宋元佑心中哀嘆之際,一枚須彌戒落入他掌中,他念頭侵入,驚訝地發現內中躺了足足兩千玄黃丹,他滿面驚詫地盯著許易。

    許易道,“前面還了你一千多,現在還兩千,差不多結清了。說好的是五分利,便是五分利,宋長老收著便是。”當初借玄黃丹時,他的確存了來賴賬的打算,但從來沒想賴黃這筆賬。

    現在,他資源豐厚,犯不著再賴賬,宋元佑激動得都不知說什么好了,好一番夸贊許易后,才又轉上正題,說是奉宗主的命令,要他參加接待活動,這是他身為南極宗弟子不可推卸的責任。

    傳達完命令后,宋元佑又替許易仔細剖析了一下其中的利弊,主要意思還是許易現在太火了,三派弟子第一人,他如果不肯出席,便顯不出南極宗的誠意,就是落宗主的臉。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許易仔細一想,現在還真不是玩個性的時候,便跟著宋元佑去了。這回,他換了面目,不再高冷,而是熱情地打入到群眾中去,不管是慶興宗弟子,還是天海宗弟子,他都熱情應和。

    他名聲最高,愿意與他結交的人也極多,自是應和往來,無有閑暇,兼之他人情練達,豪爽大方,真要傾下心來搞關系,就沒有搞不好的,短短幾天時間,他便在三派弟子中經營出了極好的名聲。

    終于,挨到了仙都會結束,這十幾天時間,他基本都是在各種酒宴中渡過的,如意珠收了一堆,結識了一堆朋友,今后,光憑名聲,基本在中洲是可以橫蹚了,效果還算不錯。但也著實心累。

    送走了天海宗、慶興宗,他和峰主邵庸招呼一句后,終于可以踏實閉關。而他所謂的閉關,正是睡覺,多少天了,真沒好好休息過了。這一覺睡到七天后,酒足飯飽一頓,他才出的洞府去,直接尋邵庸。

    邵庸早就交待過下面,只要許易來找,便第一時間通報,很快,兩人便在靜思堂相聚了。邵庸替許易分了一杯茶,許易才要起身,便被他按了下去,“旁人當不起,你絕對當得起,大漲了我迎海峰的臉。”

    邵庸這聲夸贊,絕對由衷而發,許易入迎海峰,完全是一場意外,仔細算來,是李平的功勞,作為峰主,他也厚待了李平。然而,許易給迎海峰掙來的榮光,他還不曾回報過。

    許易客氣幾句,轉上正題,提出了想要沖擊陰魚境的意思,邵庸毫不意外,“你少年新貴,一路飛升,有此成就,難免自有傲氣,但我必須得提醒你,沖擊陰魚境,非同小可,不單單是資源齊備的事兒。”

    “據我所知,宗門中便有不少弟子,已經在命輪三境停留多年了,宗門也已承諾過陰魚丹,但提出沖擊陰魚境的,還是寥寥無幾。實在是這一關太兇險,十人沖關,敗者七八。一旦失敗,終身精進無望。”

    “我和你說這些,非是要阻止你,你自有天賦,和旁人不同,未必需要等待多年。可這其中的兇險,還是你自己揣摩明白了再抉擇,陰魚丹你也有了,境心也意外獲得,按道理說,沒有缺憾了。”

    “但我不得不提一句,過往經歷越是復雜、曲折,心魔便越是叢生,沖擊陰魚境,最怕的就是心魔這一關。你還是仔細想想,揣摩透了,再告知我。迎海峰有一處秘地,可以開放給你專用。”

    說著,邵庸遞過一枚須彌戒,“這里面裝的都是前人沖擊陰魚境的心得筆記,拿去看看,或許有用,你考慮好了,便來告訴我,迎海峰的資源會全面向你傾斜。”

    許易起身一禮,“多謝峰主,大恩大德,鐘如意銘記在心。”邵庸對他這個迎海峰之光,絕對能稱得上有求必應了,不管是不是等價交換,這個情,他在心里牢牢記了。

    三日后,許易再度來找邵庸,言明了想要沖擊陰魚境的決心,邵庸將他引到了迎海峰掌教居所的內堂,大手一揮,內堂中央的八卦陣盤放出一道光門,內中便是秘境所在。

    許易道,“無須秘境,我想要玄黃丹。”這幾日,他閱讀的資料足夠多,根據他的解讀,沖擊陰魚境,機遇很關鍵,運氣成分很重,但也有可以努力的方向,比如境心。除此外,許易認為玄黃丹也很重要。

    倘若能用陣法,布置一個充滿精純玄黃之氣的小型空間,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沖擊陰魚境的機會可能增大,這就像是模擬太古時的環境,那時有精純的玄黃之氣,人們修行相對容易。

    但這種模擬注定是奢侈的,需要耗費巨量玄黃丹的,尋常修士哪里敢想,即便南極宗,也沒聽說誰在沖擊陰魚境時,有過如此包天之想。但在許易看來,只要能提升萬一的概率,再大的代價也值。

    邵庸怔了怔,沒反應過來,在他看來,許易積攢的玄黃丹已經足夠了,沖擊陰魚境戳戳有余,還要玄黃丹作甚?許易反掌現出三枚陰魚丹,“并不白取,用這三枚陰魚丹兌換,能換多少便多少。”

    打劫了龍三千,最大的收獲是弄到數目龐大的二階荒核,最后激活了星核沙。玄黃丹倒是不多不過萬枚,陰魚丹六枚,此刻他給出三枚,是做了精細盤算的,即便他是雙命輪,兩枚陰魚丹也就夠了。

    留下三枚,已經是打好了提前量。邵庸收了三枚陰魚丹,出了迎海峰,半柱香后歸來,交給許易一枚須彌戒,內中存了足足兩萬玄黃丹。許易吃了一驚,又是推辭,又是道謝。

    對陰魚丹的價錢,他有過了解,雖說基本處在有價無市的狀態,一枚陰魚丹上天了也就五千玄黃丹,三枚陰魚丹,在宗門中兌出一萬出頭,他就心滿意足。

    邵庸擺手道,“不必廢話,三枚陰魚丹,看我的老臉,滋膳堂也不能便宜收了,五千一枚,他們不虧,我們也不賺,剩下的五千,是我迎海峰資助你的。我這個峰主的,往日沒少沾你的光,但對你沒什么補益。”

    “如今你要沖擊陰魚境,我這峰主無論如何也要代表迎海峰有所表示。你也不用客套了,能沖境成功,便是對我迎海峰最大的回報。至于宗主那里,放心,這口氣我一直替你憋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广东快乐十分20选5预测 没开盘可以买股票吗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交流群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必咨金多多挂号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江西多乐彩玩法 安徽快三实用技巧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技巧和条件 今日买什么股票推荐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赚钱的游戏软件哪个赚的多 辽宁35选7风采0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