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鹿之語

涼水面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gnierr.cn,最快更新幽冥真仙最新章節!

    嗚——嗚——

    狼群當中,一聲洪亮的狼嚎之聲格外刺耳。

    嗚嗚——嗚嗚——嗚嗚——

    整個狼群隨即跟著嚎叫起來,草原狼群唱,亦是殺戮之歌。

    狼群左右讓開一條寬敞通道。

    一只身長丈許,通體毛發烏黑油亮的紅目巨狼出現在群狼之中。

    黑毛紅目巨狼的脖頸和后背的毛發倒豎起來,齜牙咧嘴,嘴角流出口涎。

    它伸出黑鼻子來回嗅了嗅,紅色眼神中閃動著興奮的光彩,然后朝著麥小七的所在不快不慢地靠近。

    當麥小七的眼神與這黑毛紅目巨狼對視的一刻。

    黑毛紅目巨狼的眼神之中,閃出紅色的勾狀靈光。勾狀靈光一下落在麥小七的一雙烏黑大眼睛之中。

    麥小七的一雙大眼睛中立刻蕩起紅色的漣漪。

    血海降臨!

    血影翻滾,巨大的狼影在血海中竄動,恐怖的氣氛讓人窒息。

    一瞬間,麥小七的意識頓時陷入了這血紅色的世界中,她的神魂兀自抖動起來,身體甚至出現了重影。

    “草原狼王?”麥小七目光茫然,本能的驚恐讓她產生立刻躲開的想法,卻發現自己的四肢變得遲鈍。

    那黑毛紅目巨狼見麥小七中招,便肆無忌憚地朝著麥小七的所在沖了過來。

    蹬踏的狼爪掀翻草皮,掠起肉眼可見的黑風呼呼作響,如同野獸戰車一般。

    “不好!這家伙來咬我了。”麥小七心中驚呼。

    危機時刻,不遠處的徐陽發現了端倪。

    徐陽目光一凜,咔地一聲,背后一對巨大金色雷翼一展,下一瞬就出現在麥小七的身側。

    徐陽左手一把摟住麥小七,背后金色雷翼卷動,只在原地留下一團金色雷弧就消失不見。

    轟!

    黑毛紅目巨狼一下撲了個空。

    二十丈外。

    “小心這大家伙的瞳術壓制,它的神識之力十分強大。”徐陽說著,伸出手掌在麥小七肩頭輕輕一拍,一道金雷之力注入。

    麥小七雙眼中的血色漣漪登時崩潰,現出原本的烏黑清澈之色。

    “你還好吧?”徐陽關切道。

    麥小七吐出胸中的一口悶氣,四肢恢復靈活。

    “剛才好險,幸虧有你在。”

    “讓我來對付它。”

    話落,徐陽朝著黑毛紅目巨狼的所在走了過去。

    此刻,巨狼正探著鼻子,豎著耳朵,來回搜索麥小七的信息,卻發現一名綠衣少年光明正大地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嗚——

    巨狼發出怪叫,它草原狼王的權威不容任何對手的挑戰。

    巨狼渾身毛發抖動起來,體表爆發出肉眼可見的霸獸氣息。

    它的眼神之中再次閃出紅色的勾狀靈光,勾狀靈光滾動著化作血狼之影撲向迎面走過來的徐陽。

    徐陽連眼睛都沒有眨,更沒有躲開,而是繼續大步向著巨狼靠近。

    噗地一下,徐陽的肩頭處閃出一道黑色妖火,妖火收斂,現出一只通體烏黑的黑色妖龍來。

    無它,正是徐陽的寄生靈寵妖龍冥鱗。

    “你這低級的蠢貨,看什么看?”

    冥鱗說著,一只龍爪甩出,一道漆黑的爪痕便橫在了虛空中。

    砰!

    對面巨狼以瞳術之力祭出的血狼之影頓時崩潰。

    冥鱗看似隨便的一抓,卻是輕易識破了巨狼瞳術中的靈力波動。

    冥鱗乃是上古妖龍血脈,以神識和精神力強大

    著稱,即便它眼下還是恢復成長期,也是遠遠超過對面的巨狼的。

    黑色巨狼的瞳術之力被迫,術式之力反噬,它的一雙紅目之中嘩啦啦地噴出眼淚,疼得嗚嗚怪叫。

    “能和我冥鱗比拼神識和精神力的對手,根本就不存在的。”冥鱗得意道。

    徐陽走過去,一伸手輕輕拍在黑色巨狼的腦門上,神識強行探入。

    “別動,否則我碎了你天靈蓋下的識海。”徐陽冷然道。

    那巨狼似乎聽懂了徐陽的話語,嚇得不敢動彈。

    “原來是被人種下了血咒之毒,怪不得你這家伙專門真對小七。”

    徐陽收回手掌,手腕一翻,掌心中多出十機小球來。

    法力一催,手中“十機”小球登時轉動起來,轉眼便幻出一柄震天錘來。

    砰!

    徐陽抬手一下掄在黑色巨狼的腦殼上。

    錘落,濺起七彩靈光。

    黑色巨狼噗通一下趴在地上,張嘴噗嗤吐出一口藍血,渾身威壓泄去,眼神中的紅色飛快退去。

    徐陽收了十機法寶,心中滿意道:“這十機法寶果真是好東西,震天錘的變化可以祭出浩然之力,進而驅散血毒。”

    再看那巨狼如同一只溫順的大狗般,來回搖著尾巴。

    “讓你的同伴們趕緊走,不要再來草鹿部落鬧事。”徐陽目光一凜厲聲道。

    “你這大狗,還不快滾。要不是我的主人不想殺你,本妖龍一爪子撕碎你這蠢貨的腦殼。”冥鱗目光鄙視道。

    巨狼點了點頭,乖乖向后退去,口中發出有節奏地嗚嗚怪叫。

    十丈之外,巨狼轉頭跑向黑夜的深處,身后跟著的草原狼群頭也不回。

    草原狼群退去,獸潮便少了一大半。草鹿部落的防御壓力也同時減少了許多。

    “狼群退去了。”

    “這些家伙太恐怖了。”

    “它們是草原上最團結的獸類。”

    “別放松,守護好各自的位置,堅決不能讓剩下的猛獸沖進部落之內。”

    .......

    剩下的虎豹之類,數量遠沒有草原狼群那般眾多。

    神奇的是,雖然它們種類不同,但好似有什么人在背后指揮似的,繞著一個大圈,并沒有亂哄哄的發動攻擊。

    麥小七突然用雙手捂著自己的頭,一臉認真的樣子,口中喃喃道:“我聽見了,是鹿語。”

    徐陽問道:“什么是鹿語?”

    麥小七解釋道:“鹿語是高階靈鹿特有的語言,擁有鹿語的高階靈鹿都是遠超獸王的存在。”

    徐陽目光望向對面,點頭道:“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你看,它來了。”

    麥小七抬眼望去,對面的獸群左右讓開,走出一頭氣質軒昂的白鹿來。

    這白鹿渾身毛皮似雪,散出汩汩寒氣,走起路來,自帶一天風雪,頗有王者氣質。

    只是這白鹿的一雙眼神卻是血紅之色。

    白鹿盯著對面的麥小七,前蹄有節奏地敲擊地面,口中呦呦啼叫,似發出警告一般。

    “是白雪靈鹿的鹿王。”麥小七雙眼一亮,“它在說,是有人施展血咒之術污染了天獸山的水源。它和草原狼王都是被咒印控制后,才不得不對草鹿部落發起攻擊。它讓我快跑,不然就會對我發動攻擊。”

    “原來這白鹿也中了同樣的血咒之毒。”徐陽擋在麥小七身前,拎著十機法寶變幻而來的震天錘,“讓我來敲醒它。”

    “不要傷害它,它是溫順的鹿靈。她是一頭母鹿,腹內尚有未分

    娩的小鹿。你一錘子下去,會對未出生的小鹿造成致命的傷害。”麥小七解釋道。

    徐陽聞言,探出神識仔細查看,果真那白鹿的腹部飽滿,其中有胎息跳動。

    麥小七上前走了兩步。

    她雙手掐訣法訣,指尖之上吐出一帶帶綠色靈光,綠色靈光飛快交織,轉眼現出一座偌大的蠻荒印記來。

    蠻荒印記的中央,一尊長著一對大鹿角的鹿首呈現出來,其上古樸符文流轉不停,散出灰褐色的光彩。

    與此同時,麥小七的身后現出一尊龐然的鹿神法相來。鹿神法相鹿首人身,身披藤甲,頂天立地,散出滔天的蠻荒氣息。

    麥小七體內的血脈之力沸騰,正是其獨有的古鹿血脈。

    “白鹿王,不要怕,我們都是古鹿的后代,我來幫你。”

    一邊說著,麥小七朝著白鹿的所在靠近了過去。

    白鹿似乎聽懂了麥小七的話語,一雙前肢彎曲跪地。

    “至高無上的古鹿之神,我們都是你的后代,保佑您的孩子免受血咒困擾吧。”麥小七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蠻荒印記輕輕往白鹿的腦門上一搭。

    隨著麥小七注入法力和血脈之力,蠻荒印記旋轉著化作一枚拳頭大小的印記一閃,就烙印在白鹿的腦門上。

    白鹿體表散出一道道古樸符文,符文表面有鹿影跳躍,并散出呦呦鹿鳴之聲。

    白鹿體內的血咒飛快地散去,它的一雙眼神褪去了紅色,變成烏黑明亮的原本模樣。

    呦呦,呦呦。

    白鹿一邊叫著,一邊不斷朝著麥小七使勁點頭,似在感謝她一般。

    麥小七呼呼地喘著氣,剛剛祭出古鹿血脈之力對于眼下的她還是頗有些負擔的。

    白鹿用腦袋輕輕摩挲麥小七的胳膊,似乎是在心疼她。

    “白鹿王,帶上你的伙伴們回去天獸山,自由自在地生活吧。”麥小七用手拍了拍白鹿的脖子。

    白鹿轉身離開,走出幾步,又停下來,回頭走向麥小七。

    麥小七道:“你還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的嗎?”

    白鹿使勁晃著自己腦袋,口中發出類似蠻牛般的哞哞叫聲。它的體表散出大團大團的白色飛雪,飛雪轉眼化成一座小結界。

    咔地一聲,白鹿的一只鹿角便斷了下來。

    白鹿用嘴撿起地上的那根鹿角,遞到麥小七的手中。

    麥小七雙手捧過。

    鹿角表面靈光閃爍,轉眼化作一柄雪白的鹿角短刀。鹿角短刀表面銘刻著精致的雪鹿紋樣,散出法寶的祥瑞氣息。

    “這是送給我的嗎?謝謝你。”麥小七開心道。

    呦呦......(是的......)

    “你掉了一根角不疼嗎?”麥小七關切道。

    呦呦......呦呦......(謝謝你救了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來年我會長出新的鹿角。)

    白鹿這才轉身離去,四啼奔走,掀起一天飛雪。

    那些虎豹獸等,跟在白鹿的身后朝著天獸山的方向退去。

    不多時,鹿鳴草鹿便恢復了平靜。

    站在麥小七身旁的徐陽道:“好心有好報。這可不是普通的寶貝,是一件自帶器靈的法寶。那白鹿斷開一角,至少要損失百年以上的命元和修為。”

    麥小七仔細端詳手中的鹿角短刀,口中喃喃道:“我會好好珍惜它。”

    麥小七抬頭仰天,朝著白鹿離開的方向,口中發出呦呦地叫聲。

    天亮了。

    金光從東方開始,鋪滿鹿鳴草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欢乐广东麻将 内蒙古11选5APP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彩3d基本连线走势图 福彩快乐8玩法 南方双彩网3d预测最准最新 四川快乐12app官网 浙江省十一选五一定牛助于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 福建快3号码推荐 舟山市飞鱼开奖结果 贵州快3玩法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股票数据可视化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查 上证指数20年线是多少